刺梨遐想【中篇】

刺梨却以酸涩为特色。酸涩有什么好呢?它酸中带醒脾的清香,涩后有回甘的余味。据营养学家分析,刺梨含有极为丰富的多种维生素;老百姓认为它是消食化气的苗药。俗谚说:“黄瓜上市,医生行时;刺梨上市医生背时。”一旦吃惯了它,你甚至会嗜爱它胜过甜嫩的水果,因为它比水汪汪的果子含蓄,比嘎巴脆的果子耐咀嚼。就像是一个时常说些不爱听的老实话的朋友,你知道它出自诚心,那些话对你有裨益。

刺梨遐想【中篇】

威宁黄梨、惠水金桔、清真花红,香甜水嫩,各擅胜场;刺梨却以酸涩为特色。酸涩有什么好呢?它酸中带醒脾的清香,涩后有回甘的余味。据营养学家分析,刺梨含有极为丰富的多种维生素;老百姓认为它是消食化气的苗药。俗谚说:“黄瓜上市,医生行时;刺梨上市医生背时。”一旦吃惯了它,你甚至会嗜爱它胜过甜嫩的水果,因为它比水汪汪的果子含蓄,比嘎巴脆的果子耐咀嚼。就像是一个时常说些不爱听的老实话的朋友,你知道它出自诚心,那些话对你有裨益。

因而,我们的一份漫画小报就叫《刺梨》。这真是一个天设地造的好名字:漫画有刺,叫人碰着它不舒服:但它却能帮助你去积消滞,就像刺梨一样。又还有独一无二的地方特色。

野生刺梨

可惜这名字往往会写成刺“刺藜”,可谓舍近而求远。蒺藜只有刺人的一面,而无促人健康的一面。刺梨者,有刺之梨也。这正是富有高度概括能力的先民,创造出来的不可更易的佳名。

刺梨,有刺的梨,它十分像那些木讷其外、热肠其中的山民的性格。在我的记忆的仓库里,就有一个“刺梨老汉”,叫我像对挚友那样思念,像对严师那样敬畏。

在哪天灾人祸一起袭来的困难时期,我参加纠正“共产风”、“瞎指挥风”的工作队,到过一个偏僻的山村。年老的生产队长,嚅嗫着向我反映:集体食堂不适应居住分散的山寨,不便于社员掺和野生代食品。本来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,但要说出口,却需要极大的勇气。因为工作队的任务之一,便是要办好“集体食堂,巩固农村社会主义阵地”。

我只好违心地用种种不城理由的理由来说服他。这老头火了,摘下油渍渍的毡帽,装上那一斤半包谷饭走了——他得跋涉五六里陡峭而泥泞的不堪的山路,把这点饭掺合上一大锅野菜和蕨根粉末,喂养一家老小。从此他没有面对面说过一句话。开会谈工作,躲避不开,他就对着门角落的扫把讲应该对我讲的话。几个月后,中央关于人民公社现在阶段工作条例下达,我们如释重负地撤销了食堂,归还了自留地,实行了生产责任制。研究撤销食堂的会开完后,他对着扫把啐了一口:“早知灯是火,饭熟几多时!”弄得我十分狼狈。

农村迅速地恢复了生机。工作队离村前一天,老头突然拉我去喝 包谷酒。我再四推辞不过,便要求:“只能喝一点清的。”所谓清的,就是没有煮进粑粑的清酒水。老头敏捷的接住我的话茬说:“是亲(清)的,当然是亲的,不亲还会叫你到我家里喝甜酒吗!”多少年我也忘不 了这碗其实并不甜的甜酒水,更忘不了老汉那刺眼的态度和刺耳的话。

我时常想,我们勤劳的庄稼汉们,是多么像那连肥料也不索求的野生果树。想到政策的分寸、干部的作风,对这些最不设防的人民是何等性命攸关。想到在我们生活中,特别是那些手握大小权利的同志,经常自觉地尝几只刺手涩嘴而利于人的“刺梨,”是如何的必要~

像这样的山野轻贱之物,肯定不会成为骚人、墨客笔下的宠儿。但事有不尽然。恰好有几位热爱乡土的诗人词家,没有嫌弃这卑微的野果。词阙附于下篇。

声明:本站大部分内容来自于互联网且仅供参考,涉及功效药用等内容请自行判断或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,本站概不对相关内容负责。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0 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