刺梨酸爽

  • 刺梨遐想【上篇】

    正陪一位远方的客人说话,小女儿呼的地跳进来,大叫一声:“看!”高高擎起的胖手指勾着串状如黄色小罐,遍体是刺的东西。客人拈起看看,告诫说:“小囡不能玩草药的!” 我没有纠正客人的话,只是掐下一小瓣,擦掉软刺,放在女儿嘴边。她担惊受怕地舔了一舔,似乎觉到了滋味,便伸嘴一咬。呵呀!涩得她眼睛接连咪了几下,毛茸茸的脑袋摆得货郎鼓似的。那憨样儿把大家都逗笑了。

    2018年12月23日
    07050